房企称中国信达将其项目拖成不良 “亏”15亿拍

  当民营企业汇宸公司为开发位于广东省惠州市的房地产项目,向中国信达控股子公司金谷信托借贷数亿元资金的时候,他们可能不会想到,自己将陷入源源不断的麻烦之中。

  此后汇宸公司在同中国信达广东分公司(信达广分)的信贷交涉中,碰到的桩桩件件可谓咄咄怪事:

  承诺的12.6亿元贷款“分文未到”,项目没钱无法复工。而超额抵押着的资产,也没法销售回款,生生把项目拖成了不良资产。

  汇宸公司与信达广分达成以合计9亿元价格归还其贷款本息的方案后,对方随即反悔推翻此前已约定方案,坚持将该笔9亿元作为债权于2018年2月上网拍卖,结果流拍。

  又一轮债权挂牌拍卖后,一家此前从未与汇宸公司及海宸置业项目有过联系,信达广分也坚称完全不认识的企业,参与强势竞价,并以7.51亿元最终竞得债权,而出价仅比对手东方资产高100万元……

  在惠州市巽寮湾的南区地段,绿树丛中,一片停工的建筑群尤显突兀。建筑四周的脚手架已是斑斑锈迹。项目入口处和楼顶都能看到醒目的“海宸世家”四个字。项目一墙之隔的喜来登酒店里,绿草青青、鸟语花香。

  项目处工作人员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这一区域为高档酒店区。海宸世家是巽寮湾南区唯一既有酒店也有公寓的项目。因企业进驻这里早,项目所选位置也更为优越。

  走进这个由1栋酒店、12栋联排别墅、16栋独栋别墅、6栋公寓组成的院落,里面杂草丛生,地面还散乱堆放着建筑外墙的材料。项目工程部负责人陈悦告诉记者,如果不是因为和中国信达广东分公司的债务问题,2011年就已封顶且已取得预售证的海宸世家早已如隔壁一般葱茏。

  2019年1月25日,中国信达广东分公司(以下简称信达广分)将惠州市海宸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宸置业)债权进行网上拍卖。当时,一家此前从未出现在此次债权处置视野的企业,最终以7.51亿元竞得海宸置业债权。

  根据信达广分发布的竞买须知,2月14日是正常付款的最后时间。如果逾期未付款,按日万分之五收取滞纳金。2月14日之后,还有30天的逾期缓冲期。3月16日是最后期限。据了解,摘牌公司截止到3月20日一共付了约一半款项。

  海宸置业上级公司为北京汇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宸公司)。在摘牌公司已违约的情况下,3月19日,汇宸公司董事长赵小雄和远洋资本副总裁陈阳、风控总监安振宇等人从北京飞抵信达广分,与信达广分总经理蓝晓寒商讨解除与摘牌企业协议一事。陈阳后因还要到别处出差未与蓝见上面。

  “我们明确告诉他们,对方已经违约了,信达方面完全有权解除协议。只要解除协议,我们马上就可以给钱买回债权。在解除协议前,哪怕我们给他们资信证明、签会议纪要或是发备忘录都行。”赵小雄说,这次会谈不欢而散。

  北京汇宸期望能够以业主身份把债权收回。截止到本刊发稿时,海宸置业已延宕数年的债权处置仍悬而未决。这一债权处置交易的背后,一家民企和一家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的信贷纠葛,逐渐浮出水面。

  汇宸公司主业为房地产开发,立足于北京金融街地区,相继开发了金宸公寓一期二期、中石油大厦、4887铁算盘资料四肖,中国华融大厦和中央国债大厦等项目。除惠州项目外,目前在王府井大街和无锡太湖新城也有项目在建。

  因曾在北京电子显示仪器厂做厂长和党委书记的经历,赵小雄有着一份制造业情结。加上太阳能行业刚兴起时,光伏被国家列为战略性新兴产业,汇宸在北京通州马驹桥金桥科技产业基地拿地,投资开发太阳能。

  通州项目的成功,使得汇宸加大了在光伏领域的投资。2013年,欧美对我国光伏产品实施反补贴、反倾销,光伏行业景气反转。在光伏行业投资十亿元有余的汇宸遭遇资金紧张,也影响到房地产项目。

  到2014年,为开发惠州房地产项目,汇宸公司欠下金谷信托本金4.75亿元,还有8700多万元的利息。

  项目后续建设仍需资金,但此时金谷信托没法再继续贷款,于是开始寻找新的接手单位。金谷信托为中国信达控股子公司,最初在信达系统找的接手单位是信达总部。此时赶上中国信达对项目实行属地划分,于是海宸置业的项目就划给了信达广分。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了解到,中国信达在对广东分公司关于海宸置业项目的批复中明确指出,同意广东分公司上报的关于向春鸿等总部基金推荐惠州市海宸置业有限公司项目的方案,即信达公司(具体参与为广东分公司)与宁波春鸿二期投资管理合伙人(有限合伙)等总部基金,以及信达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参与对海宸置业项目进行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