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年纪霸主当得名不符实无奈与齐桓晋文平起

>周王开给秦人的空头支票

堂堂周天子迁都,局势却切实凄凉。公元前770年,平王东迁时,一路上连护卫的兵力也不够,幸好有卫、秦等国派兵护送,才得保险上路。卫原是周室同(姬)姓大国,但远在当初的河南北部,卫武公亲自领兵到关中,保卫周王,很是难能可贵。至于“秦”当时还够不上诸侯的资格,他们的始祖非子,嬴姓,在周孝王时养马有功,才得了秦(今甘肃天水)的封地,算是周的附庸。秦人杂于戎、狄之间,国小无爵,列国几乎将其与戎狄等视。但这时的首领秦襄公对周很忠顺,为了回报秦人的功劳,周平王跟他分辨时遂封秦襄公为正式的诸侯,还给他开了一张空头支票,“赐之岐以西之地”。为什么说是空头支票呢?因为当时周室起家的“岐丰之地”早就沦为各戎族的乐园,秦人的领有权不过徒有虚名罢了,要化名为实,只有一个字,打。

“春秋五霸”之一秦穆公有点名不符实

传说,在商代后期,周人首领古公亶父率领部众,迁徙到岐山下的周原(今陕西岐山),造了城郭、宫殿、宗庙。从此当前,周才成为一个较为富强的方国,并奠定了“凤鸣岐山”、武王伐纣,创立西周王朝的基础。到了西周末年,周幽王“战火戏诸侯”,导致犬戎攻入京城镐京,弑幽王于骊山之下。继位的周平王眼看关中残破,决意东迁洛邑(今河南洛阳)。

不外,秦只是“霸”西戎而不是灭西戎,之后的秦国仍然要面对戎族的纠缠。到了周贞忘八年(公元前461年),秦国攻灭大荔戎;与此同时,赵亦灭代戎(北戎)、韩魏也兼并了伊、洛、阴戎,“自是中国无戎寇”。在其余各戎相继为华夏族的武力逐出历史舞台之际,作为“西戎八国”之一的义渠却“筑城数十,自称王”,作为最后一个戎国持续到了战国时代,竟能连续与强秦周旋近二百年,成为秦国的肘腋之患。这个义渠在历史上浮现的极早,早在商王武乙三十年(约公元前1118年),周文王姬昌的父亲季历就出兵讨伐过义渠,其势力中心则在今天甘肃宁县。

秦国为了兑现那张诱人的空头支票,不得不与戎人进行激烈的争斗。按照《礼记·王制》的说法,“西方曰戎,被发衣皮,有不粒食者矣”,表明“戎”是些穿兽皮不食米的畜牧跟游牧部落。这样的战役并不轻松,甚至秦襄公“十二年,伐戎至岐而去世”,但秦人终于经过长期不懈的战斗在关中地区站稳了脚跟。不仅如此,“(穆公)三十七年,秦用由余谋伐戎王,益国十二,开地千里,遂霸西戎”。穆公时期(公元前659-621年)是年纪时期秦国国势的最高峰,有种说法还把穆公算成是“年龄五霸”之一。但这个霸主的成色实在 未审无奈与齐桓晋文平起平坐,后者是称霸中原,而秦穆公只能关起门来做做西戎霸主罢了。